沭阳网首页   |   手机沭阳网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沭阳网首页 > 财经频道 > 财经人物>正文

未来十年是资本市场黄金十年

2011-04-10 15:02:56    来源: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新浪财经讯 4月9日消息,2011中国高成长企业及投行领导人峰会今日在山东济南召开。摩根大通龚方雄(专栏)在峰会上指出,中国经济长期来讲,应该是会减速的,但是就今年的情况来看,从现在到今年年底,中国经济情况可能还是会加速。

  “为什么这么讲呢?”他认为,这是一个周期性和缺失性的问题。从周期性的角度来讲,第一季度,如果按环比来看,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只有8.7%左右,应该来讲,在第一季度是一个周期的低位,第二季度可能8.8%,但是我们对全年经济增长今年按同比增长的估计,会增长9.5%左右,所以说目前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应该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低位,在这个周期,未来会逐渐地加快。

  他指出,去年中国经济经历了一个放缓的过程,去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的增长是12%左右,后来逐渐下降,“大家知道到第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环比只有9.7%-9.8%左右,那么我们估计呢,环比现在第一季度,下个星期会看得到,环比有8.7%,所以经济增速,去年到现在经历了一个主体下滑的过程,那么在未来几个季度会逐渐上升,这是从周期性的角度来看。”

  另外从趋势性和结构性的角度来看,未来长期的中国经济成长增速会下滑。龚方雄认为,大家知道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平均是9.8%,在未来10年,大家看到“十二五”把中国经济的目标稍微定低了一点,但是估计中国经济未来5年平均达到9%左右应该是问题不大,但是再到下一个五年可能会是8%左右。

  ”所以长远来讲,中国经济增速会下降,但是谈到对成长型企业和我们资本市场的影响的角度来讲呢,这并不意味着未来我们赚钱的机会会变少。或者说呢,资本市场的机会会变少,我倒不这么看,我觉得对中国高成长企业也好,为资本市场也好,未来10年会比过去10年更好。(永飞)

  以下是龚方雄发言实录:

  龚方雄:好,今天非常高兴,有这个机会与大家在一个交流。大家可能刚刚注意到,我并没有用“经济成长减速”这个词,我用的是“经济成长走势”,为什么这么讲呢,因为中国经济长期来讲,应该是会减速的,但是就今年的情况来看,今年的情况呢,从现在到今年年底,中国经济情况可能还是会加速,为什么这么讲呢,咱们这是一个周期性和缺失性的问题。

  那么周期性的角度来讲,按照我们的判断,第一季度,如果按环比来看,中国的经济增长可能只有8.7%左右,应该来讲,在第一季度是一个周期的低位,第二季度可能8.8%,但是我们对全年经济增长今年按同比增长的估计,会增长9.5%左右,所以说目前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应该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低位,在这个周期,未来会逐渐地加快。那么大家知道,去年中国经济经历了一个放缓的过程,去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的增长是12%左右,后来逐渐下降,大家知道到第四季度,中国经济增长环比只有9.7%9.8%左右,那么我们估计呢,环比现在第一季度,下个星期会看得到,环比有8.7%,所以经济增速,去年到现在经历了一个主体下滑的过程,那么在未来几个季度会逐渐上升,这是从周期性的角度来看。

  但是,趋势性和结构性的角度来看,未来长期的中国经济成长增速会下滑,大家知道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平均是9.8%,在未来10年,大家看到“十二五”把中国经济的目标稍微定低了一点,但是我们估计,中国经济未来5年平均达到9%左右应该是问题不大,但是再到下一个五年可能会是8%左右,所以长远来讲,中国经济增速会下降,但是谈到对成长型企业和我们资本市场的影响的角度来讲呢,这并不意味着未来我们赚钱的机会会变少。或者说呢,资本市场的机会会变少,我倒不这么看,我觉得对中国高成长企业也好,为资本市场也好,未来10年会比过去10年更好。

  未来10年呢可能才是真正地中国资本市场的黄金10年,那么如果是中国资本市场的黄金10年的话,对高成长的企业就可以提供很多的机会,那么怎么来看呢?当然首先是从量的角度来看,比如过去30年我们经过平均增速是9.8%,过去10年我们经济平均增速超过10%非常高,大家知道我们的规模非常小,大概才有1万亿美金左右,那时候成长10%,增长是1000亿美金,因为规模是1万亿,现在中国的经济规模已经达到了差不多6万亿,如果6万亿你成长 9%,5400亿的增量美金,那比10年前经济成长10%,它比经济带来的增量要大的多,所以对高成长企业来讲,它这个空间非常大,对中国资本市场来讲也是这样,大家知道,10年前我们资本市场流通量是多少呢,不到1万亿人民币,现在我们的市值已经差不多30万亿,流通市值已经超过20万亿。即使有这种发展的规模,大家看看中国的金融产业,应该来讲,还是刚刚开始,是一个朝阳产业,它在未来的发展速度会远远高于GDP的平均增速。很简单,我们就看看最近几年我们的融资机构好了。

  你看2009年我们的贷款规模是9.5万亿,企业的资金融资在市场上发股、发债,方方面面是8000多亿,8000多亿对9.5万亿,说明什么呢,在发达国家直接融资是远远大于间接融资,在发达国家经济成熟的体系的话,那么企业要钱要发展,它主要是向资本市场要钱,而不是像银行贷款,所以在发达国家直接投资规模一般来讲是百分之五六十,超过50%,间接融资,也就是说企业在银行贷款占整个融资规模不到50%,中国现在这个比例有非常非常大的发展空间,去年稍微好一点,去年我们贷款规模接近8万亿,比2009年少了一些,我们直接融资规模比2009年大了一些,但也就是1万多亿而已,所以1万亿对接近8万亿我们也不到20%,直接融资规模,所以我为什么一直在资本市场上非常看好中国的金融市场,证券、金融、保险,这都是中国朝阳产业,这些都是很有发展空间的,我们的服务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那么现在服务业占整体GDP的比重,只有不到40%,中国的消费占GDP比重也不到40%。

  大家知道美国的服务业占GDP比重是80%,美国的消费占GDP比重是70%,服务业里面,最重要一个就是金融服务业,还有医疗服务、保健服务、各种各样消费升级相关的一些服务,还有就是企业跟金融有关的融资服务,那这个来讲,中国有非常非常广阔的一个成长的空间,这不会受到中国未来整体经济增速放缓的影响,增速会放缓,但是增量会越来越大,你增速放缓一点,但是你这个体量、存量那么大,它提供的空间就很大,这一点我们要把这两件事情区分开来,尤其金融服务业未来发展的空间会非常大。

  那么怎么样一个发展呢?那么大家知道我们中国的融资渠道非常狭窄,我们不管是融资工具也好,资本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也好,都非常窄,现在货币政策一紧缩,企业就觉得缺钱,就拿钱很难,好像就制约了发展空间,这在跟发达国家比起来,它多层次的,多产品的融资渠道,那么我们国家真的还是在非常幼小的阶段,这也不奇怪,我们资本市场也就20多年的历史,我们的市场1990年才开始,人家已经发展了100多年了,所以宏观经济的政策,货币政策的紧缩,我们有很多企业到香港到海外去融资,这些融资当中,各种债权的融资非常活跃,不管是高息债也好,投资级别的债券也好,可转债也好,可换债也好,发股也好,还有跟股权相关的各种金融产品也好,我们的很多企业在国外最近融了非常多的钱,就是它这个融资和渠道产品非常丰富,流动性也非常丰富,而且在全球范围内呢,可以这么讲。

  今年呢,在全球范围内流动性还是泛滥,甚至由于日本的大地震和大灾难会更加泛滥,它是怎么个原因呢?因为日本的地震,当然给我们日本的这个邻国民众带来非常大的人类的灾难,但是从经济角度来讲呢,这个大灾难对未来的经济成长是一个好事情,我们从经济的角度来讲,不从人类的灾难,大家知道,灾难是把存量给扫除了,它现在的损失初步估计是4%到6%的GDP。这个存量损失,要靠投资去补的,只有增量的投资为GDP的成长,所以它这个东西短期对日本的经济会有很大的冲击,这个冲击主要是停电影响停产,所以在第二季度,日本在全球的经济增速都会受一定的影响,但是今年下半年,日本要开始重建,要开始投资,会极大地放大日本的经济增速,从中长期来讲,对全球经济是一个正面因素,这个资本市场看的非常清楚,所以资本市场,全球资本市场在日本市场经过一个短暂的下跌以后,马上恢复了,而且还创出一个新高,这个可以从商品资源上看到,因为日本的重建要消耗很多商品资源,建筑材料,这些都不是经济日本的长处,它都需要进口,所以在这个情况下呢,所以我刚才讲了,为什么中国的经济下半年会逐渐地上升呢,就是这个道理,就是全球经济在下半年会非常好,虽然短期受了一些负面的影响。

  但是日本的重建靠什么呢,日本政府债务累累,但是日本的国债占GDP比重200%多,但是日本作为一个国家,持有的境外的资金超过十几亿美金,但是它的外汇储备只有1万多美金,中国已经接近3万亿美金,通过民间持有的境外资产非常小,但是日本政府的负债却很高,200%GDP比重200%,所以它重建只能靠印钱,所以日元会走落,在日元走落的过程当中,是伴随着日本向全球输出流动性的过程,然后买美金买港币,买其他的货币,这会指出很多流动性,而且欧洲开始加息,由于中东的油价高起,油价高起会影响美国的成长,油价高起对美国有很大的负面影响,这样当然会影响美国的经济增速,所以我们也不像中东乱局之前对美国这么乐观,我们也调低了美国的增长速度是3%左右,以前我们觉得是4%,那么这个呢,会让美联储更加谨慎推迟,那么欧洲已经开始加息,那么所以美金和日元,变成了全球的所谓的做空的对象,美金的走落,日元的走落会向全球输入流动性,所以在这样情况下,资本市场会攀升,所以现在黄金涨的很厉害,现在我看昨天晚上油价,美国的WTI那个原油(113.05,2.75,2.49%)已经涨到112,接近113了,也就是说境外的融资环境非常宽松。

  企业要在境外拿钱很容易,而且你可以根据自己的资本结构,和你整个的经营战略来选择不同的融资产品,那么这个呢,在境内就做不到,我们境内呢不但产品市场的结构,市场的程度,市场的层次方方面面受到很多局限性,有待发展,但是我们监管环境也有待发展。大家知道现在我们国内直接融资的很多层面是要监管来审批的,而不是像境外、像香港、像美国,成熟地发达资本市场,企业有融资的最终决定权,企业怎么融资,资本市场看能不能接受,和可以以什么样的价值给予他融资,而不是一个监管,就是由监管层面还决定这个企业能不能融资,用什么方式融资。所以你看看,如果这样的比较的话,你们想一想,中国这个资本市场将来发展的空间有多大。

中国未来10年是不是应该来讲是比过去更好地一个黄金10年,因为方方面面还要进行改革,要开放,我们不是要加强监管,我们是要改善监管。我们资本市场的空间非常大,你跟发达国家比起来,你说我们现在天天将降低银行的系统性风险,我们要拓展直接融资的渠道,为什么有这种提法呢,因为直接融资它是把风险、把企业的风险、企业成长的风险,分担到社会的各个阶层,甚至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分散,它不会集中在某个地方,你们看看美国出了这么一个百年不遇的金融风暴,大家知道世界金融市场的历史也就100多年,你要说百年不遇的金融风暴,也就是史无前例的金融风暴,美国经济没事,倒了几家机构,但是它的经济马上能够复苏,为什么?因为美国的这个风险由全球来承担,它通过资产的证券化和融资渠道的全球化,把它经济成长的风险分散到了全球,这就是所谓直接融资的美妙之处,它是分散了你的系统风险,但是如果你过度的依靠间接融资,过度地依靠银行贷款,这个风险就过于集中于银行体系,就会限制未来的发展。

  所以要大力发展资本市场,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和推广这个融资产品和融资监管,要放开监管,要坚持改革开放,这都是未来中国市场和资本市场发展的主线,这个会给我们高成长的企业呢,带来非常非常多的融资机会,那么有了企业的高成长和资本市场的高成长的相互融合,我们的经济转型才有希望,才可能成功。如果这一点做不到,你很难下一步,驱动中国经济也就是说常年保持7%、8%的增长。那么中国的工业化、城市化的进程还要继续。

  我们城市化的进程现在只进行了47%,在发达国家现代化国家一般城市化80%、70%甚至90%。那么我们的城市化率还很低,城市化进程还要继续下去,但是在这样过程当中呢,我们的劳动力成本却在上升,过去30年大家知道,中国经济成长的模式,靠的是什么?投资和出口。那么投资和出口所依赖的是低成本的、高密集度的劳动力。但是这个结构呢,正在发生变化,我们的劳动力成本正在上升,原材料成本也正在上升,如果在融资成本降不下来的话,我们的经济成长就会有很大的瓶颈,如果融资渠道不能开通的话,我们的经济也会面临很大的瓶颈,经济转型也会遇到很大的阻力。

  所以未来资本市场的发展,中国金融服务业的发展,或者说整体金融服务业所带动的中国整体服务业的发展,是未来中国经济转型的关键。这不会影响未来相关行业的成长速度。那么未来虽然总体的成长速度会放缓,但是中国服务业的成长速度一定会加快,消费业的成长速度一定会加快,那么未来很多企业家,要专注于自身企业发展之余,也要关注资本市场的变迁和发展,然后适时地为你选择适当的、低成本融资渠道和融资产品。

  那么这个融资渠道将来可能是国内也可能是境外,也可能是境内和境外的结合。将来另一个发展的趋势呢,就是我刚刚讲的改革开放一定会持续,那么就是境内资本市场和境外资本市场的融合,所以说我们高成长的企业呢,它不但在境内有更多地融资渠道和产品可以选择,它也可以参与全球金融市场,在全球范围内选择融资产品和融资渠道。

  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为什么现在我们最近很多企业到境外去融资,大家知道,如果是发可转债和可换债,因为美元利息这么低,在国外基本上就2%到 3%,即使是高息债,也就是10%左右,投资级别可以5%到7%,每年的利息。但是,你考虑一下人民币升值的因素,你是赚的人民币,我们估计人民币长期每年兑美元升值至少3%到5%,所以你想想出国到境外融资,现在只有2%到3%的融资成本,人民币现在基本上是负利品,即使你买纯债,如果你是一个投资性的企业,那就是5%到7%的成本,那你的利息成本才有2%左右,一年的利息,现在我们国内在不断地提高,现在一年人民币贷款的利率已经到了百分之六点几,即使是高息债,或者所谓的垃圾债,也就是6%到7%。

  所以境外这种流动性泛滥,然后非常非常低息的环境,而且日本大地震以后日元还要走落,日本还要向境外输入资本,所以这个融资环境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所以我们国内很多企业现在就要尽量地去捕捉这个机会。这在人民币升值环境中,从它经营的角度,非常合算。从企业风险管理的角度来讲,也非常合算。这个风险管理是怎么讲呢?比如说你是一个出口型的企业,你的产品是销在国外,你是收美金的,但是呢,你要把你的收入和资产和负债要进行一个合理地配制。那么合理配制的话,比如说你的债是以美金计的,你的收入也是美金,这样的话,你的债务负担和收入就有一个很好的、自然的对冲,那人民币升值对你的影响就非常小。

  所以从企业管理的角度来讲,它这样操作也是很合理,成本又低,融资成本又低,那这个呢,现在只是对某一些的,在国外有资本市场平台的企业适用,对国内大多数企业现在还不适用,现在还没有这种渠道,未来5年10年这个渠道一定会打通,人民币将来一定会国际化,人民币国家化的过程,就是我们资本账户可兑换的过程,而且这个是一个前提,如果资本账户不开放,人民币不可以自由兑换,你没有办法把人民币全球化,你没有办法把人民币做成一个国际性的储备货币,但是中国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出口已经是全球第一,中国很多产业现在已经是全球排名第一,所以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不可阻挡。

  所以这个资本项目的放开是一个趋势,这个会在未来5到10年实现,很可能未来5年左右就实现了。那这个呢,如果做到这一点,中国的资本市场会极度地活跃,有个非常大的发展空间。

  所以,我最近一直讲,我说,中国从这个金融服务业投资的角度来看,我们对金融服务业的这种低估值是非常不合理的,你看国外的金融板块,像A股H 股比较,要比国内贵20%到30%,以前比人家贵一点,现在是比人家便宜,原因在哪里,境外的投资能看到全球的全局,能看到中国的金融产业还是一个朝阳产业,未来得发展空间非常大,所以它愿意比国内投资付20%30%的议价,来买这个行业。

  但是我们国内的投资人,我们国内的资本市场还是一个不成熟的,一个所谓的新兴市场,只有20年的资本市场的历史。那么成交来看,投资群体还是散户,每天60%的成交是散户,机构只占40%。国外投资人什么都见过,美国百年不遇的金融风暴也见过,很多银行它的价值可以从几千亿美金归零,这种事情他也见过,他也愿意买中国的金融、银行、保险板块,他看到了就是中国的大趋势。

  那么中国本身的投资人,他就觉得这个系统性风险啊,中国这个紧缩会不会过度啦,然后如果紧缩过度的话,我们房地产板块会不会出问题了,如果房地产出问题,地方融资平台又会怎么样啊,我可以告诉大家,地方融资平台没有什么太大问题,国外投资人看的非常清楚。因为你看看,地方融资平台现在总共的现在有多少,8万亿人民币吧,最多了,8万亿人民币我们现在差不多40万亿GDP的规模,占GDP多少,20%嘛,这是最差的情况,你把这8万亿20%算成坏账好了。所以你就把地方融资平台将来都算成国债好了,中国整体的债务占GDP比重不到40%,在全球来讲,没有一个国家资产负债表比中国好,这不但是中国,在政府层面,中国民间,你看我们整体的储蓄率是40%多,家庭储蓄率超过20%,我们GDP的规模是40万亿,银行家庭的存款差不多30多万亿,整体经济里面的存款有70万亿,我们还没有算我们接近3万亿的外汇储备,占GDP就是50%。

  所以这种事情啊,还有什么好担心中国所谓的系统风险的呢?连美国它这个资产负债表这么烂的国家,不管在国家层面,家庭层面,它的储蓄率是负的,但是在美国出了问题它政府也要兜着,太大了就不能倒,他没有能力救他也得救。中国你不要说有没有能力救,中国像这样的体制,中国的国家,地方出了问题,中央一定会兜着了,现在问题就是有时候你想救,像欧洲希腊什么的,它的债务太高,负债表很烂,它没有能力去救。

  那中国能力摆在这里,我们的资产负债表,不管从国家层面、企业层面、家庭层面都是全球最好的,这一点国际投资人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反映在价格上,因为他们见的市面多着呢,他们不明白我们国内为什么会有很多分析师拿这个说事,什么系统风险。我还没有讲一点,西方国家政府是对土地或者土地下面的资源是没有所有权的,中国的政府,中国的各级政府对土地和土地下面的资源拥有最终的所有权,这是其他国家没有的,所以你何必炒中国政府融资炒这么厉害呢,中央希望你地方能兜着,能变成一个可持续发展,但是它会不会成为系统风险的问题,可能性非常小。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金融行业未来的发展空间和趋势整体处一个朝阳板块,而且我们中国还没有在全球进行投资布局。我们将来的资产也会像日本一样在全球进行布局,我刚才讲的只是在国内,将来中国要在全球进行投资,我们的企业要在全球进行布局的话,那么我们金融服务业的服务空间就更大了,就像经济全球化,为什么美国经济转型成功,它一开始80年代,企业向拉丁美洲转移,向中国转移,美国经济还是很好呢,因为它金融服务业是企业做的好,跟的好,企业走出去经济全球化以后,它为你提供全球化服务的金融产品,所以它的服务业变成了美国经济80%。

  我们还没有讲这个问题,所谓境内境外资本市场的融合,还有我们企业和金融业参与这个全球化的进展。那这个空间就更大了,是吧,所以我今天呢,虽然用的标题是“经济成长放缓以及对高成长资本市场的影响”但是呢我用这个标题我讲的内容不是这个,我讲的是“中国经济成长的轨迹对中国高成长的影响和发展,对资本市场的影响和发展”大家视野要开阔,想象要开阔,这个我们未来发展的空间会非常非常大,中国未来的资本发展会非常大。

  我刚才听到山东的领导说,山东上市总市占GDP只有30%多,一般变成现在发达国家整体的市场实质会超过GDP,美国超过100%,香港更不用说。中国你看现在中国市场值得30万亿,我们经济规模40万亿,而且这个经济规模40万亿,每年以10%左右的速度在扩张,这个10%的速度不是实质经济成长,它是一个民意的GDP成长,你还要算上价格的因素。所以它这个GDP的规模40万亿,每年是10%或者以上的速度在扩张,所以你就不考虑这个行业它的增速可能会超过GDP,也就是说中国整体的规模跟GDP相比还相对过小,很多该做的事情没有做,很多市场的层次还都没有去开放,我们改革开放监管,各方面的环境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包括境内、境外、资本市场的融合。

  所以正是基于这些大背景,包括我们金融体系,我们整个金融资产板块,在市场现在的估值,现在不到双位数,现在很多金融板块的估值是单位数,所以我非常看好今年中国的资本市场,很多人说是加息,什么市场前低后高了,前低后高是去年初我讲的话,那时候我们所有的分析师都说,去年年初都说先冲4000点,就我一个人说,先低后高。

  今年很多人说先低后高我不这么看,我觉得中国的金融市场今年都是全年震荡向上,而且上半年我一直在说那是最佳的投资时点,那么有很多的其他的因素我今年不愿讲,今天我在这个场合,因为讲到成长,我主要讲一些长远的趋势,那么我的这些短期的市场的观点,跟这个长远的配合也是非常好,当然投资呢,你不能只看长期,有时候要看周期,要管先看6到14个月的时间,当然我们今年也是逐渐向好的,我一直的观点是不需要,所以今年你看从第一季度来看,经济成长未来逐渐向上通胀,未来是向下的,所以这是未来得投资时点,跟去年是相反,去年年初的时候是通胀2%,所以去年经济非常好在年初的时候,所以我们很多分析师非常乐观。

  但是一个好的投资人是要看未来和跳出现实的影响,但不行的是我们很多人他受的是现实的影响,决定他的观点,这个现实的影响非常大,现在我们增速,增速很慢,又在紧缩,通胀率又很高,所以很多人很悲观,所以很多人说市场先跌,所以我说去年年初的时候,我说是先低后高,市场先跌了再说。

  你作为一个投资人一定要跳出现实的影响,你要能够展望未来,资本市场是用作展望未来的,他对现在大家都预期到的东西是不会有反应的,比如说要继续加息,继续紧缩,这已经说了好几个月了,没人说不同的观点,没人说通胀不是问题,但你要看未来的通胀是怎么走的,对今年来讲,这个投资对今年的投资布局,今年的经济增速是逐步向上的,通货膨胀在下半年会下降,这资本市场在这个环境下是最好的一个春耕的时点。

  前几个月是这样,也就是说短期、中期、长期你都得看,那么长期会让你更有底,你把长期的看了以后,再短期一看,估值这么低,大家对这个行业这么悲观,然后又受现实的影响这么大,那么各方面都配合的话,你说这种投资时点怎么去找啊,所以讲到这里我就回到我刚刚一开始,我说经济成长的轨迹,有两个因素,一要你要看它的周期性,周期性今年是主要向上的。二要看长远,还要看不同的板块,我们金融服务业,我们资本市场的发展未来只会越来越好,我们会迎来一个更好的黄金10年,这个机会不会变得越来越小。那么我讲的时间有限,观点也基本表达了,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