沭阳网首页   |   手机沭阳网   |   网站地图  
您的位置:沭阳网首页 > 财经频道 > 财经观察>正文

香港金融圈的名门之后:大多从基层做起行事低调

2013-08-25 20:51:55    来源:北京晚报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虽头顶光环但行事低调依靠自己努力闯出一片天地

 

  名门之后聚首香港金融圈

  走在香港的金融心脏——中环,满眼都是西装革履、步履匆匆的职业人士。这里,不仅是香港打工仔梦寐以求的工作之地,也是不少两岸三地名门之后精英的聚集之地。

  虽然顶着身份的光环降临,但这些名门之后在竞争激烈、淘汰率极高的香港金融界,大都更是靠着自己的努力和实实在在的业绩,闯出一片天地。而且他们往往行事十分低调,极少在公开场合露面或发表言论。

  马英九女婿:专责大客户投资

  香港是金融重镇,需要从全球募集资金,因此位于香港中环的全球性大型投资机构,会从海外各地挖掘当地的金融圈人才到香港,并专门负责该区域的高资产客户和投资业务。

  就职摩根大通香港资产管理部的台湾“驸马爷”蔡沛然,早前迎娶马英九长女、台湾“第一千金”马唯中,并定居中环。据悉,蔡沛然2006年毕业于哈佛大学,曾在香港德意志银行的房地产及基础设施投资部门工作过,目前是香港摩根大通资产管理部不动产投资协理,主要负责亚太区房地产资产管理,客户都是金融大鳄,年薪超过15万美金。

  台湾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的大公子连胜文也是在香港从事基金经理人的投资操盘工作。他们夫妻的一举一动,备受本地媒体关注,但两人少有公开高调奢华的活动。马唯中还常常被记者拍到素颜搭地铁。

  在香港的外资投行界,最赫赫有名的名门之后则无疑是曾任职贝尔斯登、花旗,去年成为美银美林中国区主席的任克英了。其父是带领广东改革开放的我党元老。许多人用“传奇”、“明星”、“金融女王”等字眼来形容任克英,她在建设银行(4.26, -0.02,-0.47%)[-0.47% 资金 研报]、中国人寿(13.42, -0.13, -0.96%)[-0.96% 资金 研报]等多家大型央企、国企的上市过程中,屡有神来之笔,被业内形容为“只要招股书没有付印,她就有能力进入承销团”。

  现职中金公司总裁的朱云来,也是名门之后,他刚刚被特首梁振英聘为香港政府金融发展局成员。他进入中金公司的十余年间,该公司在内地大公司A股上市领域一直首屈一指。他喜欢穿白衬衣和蓝西装,非常朴素。同事们一个个西装革履,而朱云来则穿着便服,像一位退休人士。

  同样是名门之后的瑞银中国前副主席何迪,数月前获委任为香港金融发展局非官方成员,他任职瑞银期间,领导了中银香港[0.20%]业务的合并、重组与上市,又先后参与了中远集装箱、中国银行(2.62, -0.01, -0.38%)[-0.38% 资金 研报]、招商银行(10.56,-0.35, -3.21%)[-3.21% 资金 研报]等一系列大型国企银行的海外上市项目以及中国移动[微博][0.48%]、中国电信[微博][1.75%]及中石化等大型国企的注资、配股及海外收购等专案。

  香港高官后代:青出于蓝

  香港本地政府高官的后代,也有不少活跃在香港金融圈不同领域。前任金管局总裁任志刚的女儿任永欣,曾任摩根士丹利香港经济师。她曾在父亲在任时发布研究报告纵论香港货币政策,鼓励港币与美元脱钩并与人民币挂钩,当时任志刚仍捍卫联系汇率制度。但退休后不久,任志刚就转而支持女儿的观点,更在去年发表长篇论文呼吁检讨联系汇率制度,引发民间大讨论。

  前政务司司长唐英年的长子唐嘉盛大学毕业两年后,没有进入庞大的唐氏家族企业,而是加入了获中信证券(10.51, -0.12, -1.13%)[-1.13% 资金 研报]入股的里昂证券任分析员,主攻消费零售行业。全国人大常委范徐丽泰的儿子范骏华,是一位资深的会计师,前几年更创业开创自己的会计行。

  名门之后大多从基层起

  除了成为高人一等的投行人士,更多的名门之后活跃于低调的私募基金等机构。也有更多年轻的“名门之后”,正在投行底层的交易员和分析师职位上奋斗打拼。无可厚非的是,职场中总会有一些”混饭吃”潇洒“二代”群体。但在竞争惨烈、靠实力说话的中环金融圈,总要有点实力,才能真正“平步青云”。

  有投行人士直言,家庭背景和人脉资源是一些公司录取员工的条件之一。但另一方面,这些名门之后,往往有机会进入世界名校,拥有学历上的优势。因为无论是外资或中资投行,几乎都有不成文的惯例,只聘请名校的资优生。但这些只是他们入行的敲门砖,真正的晋升和机会,还是要靠扎实、勤恳的打拼和努力才能获得。

  其实,名门之后进入金融圈绝非中国特色,而是全球普遍的现象,如前美国总统克林顿的女儿就嫁给了高盛的银行家,而蒙古总理的儿子巴特包勒德,刚毕业便被摩根士丹利委以重任。

  香港利益交换将负刑责

  值得关注的是,香港有着严苛的利益申报制度,因此香港金融界多年来少有出现利益交换案件。因为在香港,不但高官本人,高官子女也需要遵守申报机制。无论是一般公务员,还是问责高官,在入职前都需接受品格审查和利益申报,除了官员个人的利益外,其配偶、子女、亲友甚至商业伙伴等存在利益冲突可能的人士,都需要进行申报。入职后一旦发现处理政策与子女工作存在利益冲突必须申报,申报造假将负刑事责任。

  2007年7月,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局长陈家强履新,但他的妻子却任职美资大型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的执行董事,夫妇俩被质疑有利益冲突。备受质疑下,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发言人表示,陈家强早已向特首申报利益,会严守利益申报机制的要求以及遵守官方保密条款的规定。发言人强调,陈家强对此很在意,处理有关资料时会加倍留心,不会向亲属包括妻子透露政策范畴的资料。

  今年8月初,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更加细致具体地公布处理政治委任官员涉及潜在利益冲突和接受利益及款待的指引。指引订明,政治委任官员的“私人利益”,除官员本人,还包括其家人、亲属、私交好友、所属会所和协会的利益,如果这些利益与政府或官员的公务有抵触,便要向行政长官报告;副局长或政治助理则要向其直属主要官员报告。现行申报机制下,主要官员要进行两份申报,一份向社会公布,一份则只向特首申报。按照规定,官员家属的工作状况只须向特首申报。

  再加上香港媒体的敏锐和高压监督,在香港,不仅仅是高官本人,其子女,甚至远房亲戚等,都很难和本地企业或公司轻易有利益交换!

责任编辑:沭阳网编辑部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